老太原人记忆中钟楼街的“那片繁华
2018-10-10 | 阅读量:253

人们期待的恢复历史风貌的钟楼街改造一直没有进入真正的改造阶段,顶多也是修修补补。如此一个能代表太原商业的历史街巷却在解放后再也没有经过什么实质性的改造,或许是它现实的改造难度,或许是它的历史问题等都成了不能达成改造这条街的原因。钟楼街不能成为太原人永远的回忆,其实所有人都盼着重整钟楼街的一天,希望这条老街能像以前那样既有商业特色又葆有原来的历史韵味……

高天赐父亲在民国时期丙寅年拍摄的钟楼街全貌

民国时期的钟楼街。资料图片


老魏,环卫工人,在钟楼街清扫卫生整20年

1995年刚来太原,老魏请太原亲戚帮着找工作。没过几天,亲戚告诉他,“正好有个清洁工的缺,你去不去?”“在哪儿?”“钟楼街。”听到这三个字,老魏心里乐开了花。钟楼街,他知道,和柳巷齐名。老魏刚来太原没几天就和亲戚家的儿子逛过钟楼街。“真热闹,卖啥的都有,算是开了眼。”可亲戚的儿子告诉他,“现在不如以前了,以前那才叫热闹。”“比现在还热闹?”老魏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所以,当他听到自己即将在钟楼街上工作时,那是一百个愿意,他也想解开心中的结。

开始做清洁工时,老魏每路过一家商户,都要偷偷往店铺里瞧几眼,他并不稀罕里面的东西,纯粹只想欣赏。时间一长,他对这里的商铺都了如指掌了,谁家是卖啥的,有啥特色,门儿清。时间一长,老魏便发现这里的门店门脸换得快,今天是卖衣服的,明天就租给卖鞋子的了。当门脸换了租客,他也会凑上去跟人家搭几句话。“生意不好。”这是大多数门店轮转快的一个重要原因。

“原来的老店将门脸租给个体户,人家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一番改造。改造完,老店的原来模样没有了。有的老人来到这里想找老店,结果找不到了。这条街上,像华泰厚、开化寺等,不仔细找还真找不见。现在保留的也只有乾和祥茶行、老鼠窟元宵、亨得利等。”老魏说自己虽然不是太原人,但是看着这些老字号一个个渐显萧条,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在老魏的印象中,这20年来,钟楼街没有过像柳巷那样真正意义上的改造。“六七年前,钟楼街路面修整过一次,也只是在上面铺了一层沥青。人行便道就一直没有铺过。”老魏说,每天清扫,最麻烦的就是便道了。便道的砖有的破碎,有的干脆没有了,高低不平,坑坑洼洼,路面脏兮兮,油腻腻,尤其是垃圾桶周围,脏得不行。“清扫这样的路面太费劲了。”

记者在翻看《民国太原》这本书时发现,在1939年9月22日《山西新民报》刊登着一条消息,钟楼街等三条马路,已破烂不堪,将于最近开始兴修。而在华泰厚工作的老师傅李镇说,解放前,他就到华泰厚学徒,一直到退休。几十年了,钟楼街还没有过正儿八经的大规模改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钟楼街路面由水泥路变成了沥青路。

记者走进钟楼街的靴巷,看见这条曾经有着“亨升久”“书业诚”的繁华街巷已经没落得一片寂寥。小巷里除了几个收破烂的在穿梭,几乎看不见什么人,两边的住户都已经搬走,房子也已经拆迁,唯有“书业诚”的老宅还在那里,而位于书业诚南侧的“亨升久”目前正在修复。也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出一些不完全改造的痕迹。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把逛钟楼街柳巷,叫进城

翻开历史的长卷,钟楼街繁华声凿凿。东邻头街,西接解放路,与柳巷交叉成“丁”字形。这条长不足600米、宽仅13米左右的街道曾是太原人口口称道的繁华商业街。老太原人、华泰厚老师傅李镇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把逛钟楼街、柳巷,叫进城。孩子们一听要进城,那叫个高兴呀。因为一进城,不仅能买新衣服,还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美味。而对于大人们来说,进城前,要在纸上列一清单,小到针头线脑,大到衣服、食品,进了城,要把它们一一买齐了。最后,还忘不了到柳巷六味斋买点熟肉,回家改善改善伙食。

上世纪80年代,街道两旁商场林立

当然,钟楼街的繁华,不仅仅因为它是商业集中区,更重要的是,它是太原“”的聚集地。从东到西,老香村、义元生、开明照像馆、亨得利、华泰厚、上海饭店、恒义诚、开化寺……从古至今,效应一直在发挥作用。所以,它也成了外地人来太原后必须逛逛的地方。

太原地名研究专家王继祖说,今天的钟楼街由早年的钟楼街、按司街和东羊市三街合并而来。按司街得名于原山西省提刑按察司署衙,是明清两代山西执法机关的所在地。东羊市早年为畜羊的交易集市。据载,清中叶之后,原钟楼街、按司街以及东羊市,逐渐发展为太原的主要商市。至正太铁路通车后,商品交易更加繁忙,吸引了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商人。以至于位居钟楼街、按司街的名刹宝梵、佛寺禅林“开化寺”、“大钟寺”,也被改辟为商场,成为钟楼街上最早的两大商业区。钟楼街因街上钟楼而得名,1931年,钟楼年久失修,被拆除。据说,那时的钟楼玲珑隽秀,清晨报时,声音传得很远。

时间流转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商场、超市遍布太原的每个角落,使人们购物更加方便快捷。随着年代的变迁,钟楼街的很多老字号商店、饭店已不复存在,换成了新的门面和经营内容,但这条街依然人流如织。有人说,生意大不如前了,但是钟楼街仍然是商家必争之地。

太原百姓心中钟楼街的“未来”

李镇:钟楼街改造,要保持老字号原有的风貌和原来的建筑,不能盖现代的高楼大厦。因为这里是历史街区,所以不仅要让逛街的人买到心仪的东西,还要了解这里的历史文化。

李吉子:我觉得钟楼街的修复改造意义一点儿不亚于中环路建成的影响。所以一定要规划好,一次性做好,不要改了拆,拆了改。

weitianyi321:钟楼街从爷爷辈就是太原的名片,把这里改成步行街,可以和食品街风格搭调。

iamcaojia:钟楼街和鼓楼街一样重要,应该把两条街道统一起来,打造统一风格。

拓风:改造时,一定要让老字号重新露脸,建成古韵一条街。

钟楼街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街巷

阴阳巷:位于开化寺市场东侧,一条很短很窄的小街。全长百余米,宽一米有余。相传这里住过一位“风水先生”,该风水先生在当时的太原颇有些名气,所以取名阴阳巷。

在解放前,这条小巷里还发生过的事件。当时国民党30军军长黄樵松有意弃暗投明,1948年10月31日,黄樵松派心腹与解放军联系,共商停战,策划起义,和平解放太原。不料,黄樵松的心腹爱将中途背叛,向阎锡山告密,黄樵松被杀,和平解放太原的计划也夭折。告密者正是追随黄樵松多年的好友、30师师长戴炳南,他因此爬上军长宝座。

1949年4月24日,人民解放军攻克太原,戴炳南逃跑,当跑到阴阳巷2号院时被生擒活捉。

咸肉巷:在钟楼街与柴市巷交会口有一条极为特别的小巷。说它特别,一来,小巷极短,只有二三十米;二来,这样一条小巷,竟然还有名字,它叫咸肉巷。据说,过去这条巷中集聚了加工、出售腌制咸肉的作坊,因此而得名。

毡房巷:位于柴市巷内东侧,北与咸肉巷平行,以制作、销售毛毡作坊集中而名。

四岔楼:位于钟楼街南侧,西校尉营以东。明代曾在此处建四柱子楼,俗称四岔楼。楼下行人四向来往,形成十字街,因此取名四岔楼。

酱园巷:东起柳巷,西至二市场,长度约150米,路面宽度约6米。旧时因制作面酱、酱油、酱菜的作坊和商号集中,故名


0351-8231116
  
山西华泰厚服装有限责任公司 备案号:晋ICP备18011741号-1